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苍南新闻网  ->  文艺副刊  ->  校园文学  -> 正文校园文学

泪花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14日 来源:

  苍南县第一实验小学五年级 黄梓妍

  她坐在那一张破旧的椅子上,手慢慢地触摸着腿上只织了一半的毛衣。

  她乱摸了一下堆着一大堆纸巾的桌子,杂乱对她来说不算什么。终于拨出了'黑砖块'手机,拨出了一个她最熟悉的号码,电话一接,她就急声说:“儿子,你咋样了?过年回家吗?妈,刚给你织了一件……”没说完,他的急切就得到了回应,妈,我忙着呢,没事别烦我。”

  她的手慢了下来,颤动着,还不忘发个信息,给儿子。家里就他一个儿子,真放心不下,或许是她太操心了,儿子忙着工作呢。

  不过,过年时儿子倒是回来了,她提早了两三个小时,在那空荡荡的站台上向远处张望,在等待着那个火车。

  火车还没来,她却似乎听到了那一声声期待的声音,她似乎看到了他的儿子从火车上下来,身上消瘦了许多。

  等她回过神,火车到了,她忘了自己是怎么消磨完这么长的时间。

  她的儿子下来了,不像她想的,她儿子身上穿着大衣,鼻子上挂着墨镜,显然是她多余的。

  回到家,儿子看看屋里头问,为什么灯坏了?她鼻子一酸,想想这几个日头是怎么过的了?他犹豫了下,“你,你放心,明天我就叫人来修。”

  不用了,明天我就走了,工作忙着呢。

  哦,她的脸暗了下来,真的不多留几天了吗?不了,那,那工作不要太累了。

  不用你操心了。

  那天还是来了,她目送着儿子离开了,泪花却凝固了。

  她躺在长椅上,闭上眼睛,突然感到了一阵暖,是儿子。

  妈!他哭了,身上换上了她织的毛衣。

  那一夜,凝固了很久的泪花破碎了,再也不会出现了。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易发棋牌电脑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