·新闻热线:0577-68881655 ·通讯QQ群:214665498 ·投稿邮箱:cnxwzx@126.com

当前位置: 您当前的位置 : 苍南新闻网  ->  文艺副刊  ->  创作  -> 正文创作

霜降:草木黄落 蛰虫咸俯

发布时间:2018年11月02日 来源:

  吴合众

  这像极了武侠世界里头侠客的出场,风吹落叶,四野萧萧。对我们这些心中都有个侠客梦的孩子而言,霜降无疑就是一个高冷而侠气的节气。

  这样的时节是我们心目中的各种奇兵异宝出世的时节。

  譬如苍耳。

  在干萎的田头山边,衰草连天间,黄褐色的苍耳就间杂其间,数不胜数。“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”,据说《诗经》里头的这卷耳,就是苍耳。但谁会用竹筐去采苍耳呢?我们,直接是采了来放在口袋里,以备比武所需。

  这些浑身上下长满小硬刺的果实,很容易就粘上我们穿的毛衣上,击中之后无法抵赖。况且,那小硬刺并不会太扎手,玩起来十二分的合适,马上成为兵器谱排名第一位。

  这样对比武年年不忘,全因为热映的《射雕英雄传》。那个时节,村里少数的几台黑白电视机,一到时间,全是“射雕引弓塞外奔驰,猛风沙野茫茫,笑傲此生无厌倦,藤树两缠绵”的歌声。村路上熙熙攘攘,俱是我们这些为武犯禁的小屁孩。

  村东首的那户人家,电视机最大,于是我们大抵去他家。大大小小挤满一屋子,或坐或站,一边盯着方凳子大小的电视屏幕目不转睛,一边还得不时看看主人的脸色。屋外风沙沙地过去,天线杆子被吹得一摇晃,满屏就全是水纹,一浪一浪的,常常就恢复不到正常状况。这个时候,主人只要发一声话:“哪个出去转下天线?”讨好的人就很多,也不顾屋外夜色正凉,拼命冲出屋外,都聚到院子围墙旁的大树边,使劲地转动那靠树而立的大竹竿。竹竿下一圈的人,都整齐地抬起头,看着大竹竿上边挑着的小铁杆艰难地转动到一个固定的点,然后又颤巍巍晃了回去,爆发出一片叹息的声音。

  主人在屋里自然不出来,朗声对着外边喊道:“再转,再转。对了,对了。怎么又转过去了?到底会不会转?”如是者三,终于在一片欢呼声中,电视机里的那些人像又恢复了正常。

  在东首这户人家看得久了,我们便不好意思。几个小伙伴约了,换村中间的一户人家去看。村东首慢慢就少人去看,有一回,村东首的主人突然路上拦住我们,说自己家的电视变彩色了,大家诧异不已,蜂拥而去。果然,他们家买了一张彩色的屏幕纸,用夹子小心的夹在电视机前面,郭靖们一出来,衣服就有了红色、蓝色等等颜色。只是彩色是固定的,常常是在屏幕左边还是红色的,一走到右边,马上就变色了。但好歹完全脱离了黑白的样子,一下子人心思归,又蜂拥而至了。

  这样,每每一集终了,暗夜中摸索回家,路上议论不休的就是谁谁的武功比谁谁好。那阵式恨不得拉黄日华和翁美玲来求证一番。

  白日里见面,大家说着说着,偶尔动起手来,无一例外,都要先把自己的招数报上一遍。譬如小伙伴伸出狰狞的小手往脸上抓过来,大抵大喝一声:“看我的九阴白骨爪。”被抓的人按住脸上突然多出来的几道红抓痕,忍住哭意,飞起一脚,嗷嗷叫道:“看我的神龙摆尾。”一来二往,终于假戏真做,滚到泥地里,扭打在一块,堕于恶俗的市井无赖之斗中去了。

  这终究不得法。于是苍耳应运而生。放学路上,大家约定在收割过的农田里双双站定,一场“华山论剑”一触即发。

  规则却是混乱得很,大家拿着大大小小的苍耳,往身边的每个人身上招呼。农田里一群半大小伙腾挪跳跃,惊起无数飞蝗。扔得兴起,恨不得挖一坨泥巴砸对方脑袋上。到最后算战果的时候,身上粘了最多苍耳的就被淘汰了,只能坐一旁边收身上的苍耳边看我们继续玩。

  之后上场的兵器就是稻秸秆。收割之后的稻禾被农人扎成一捆捆,立在田埂上等着晒干。我们每人拖一捆过来,抽出稻秸秆当做箭,死命地朝对手射去。这就无所谓胜负了,最后不免以谁谁被射中眼睛嚎啕大哭作罢。或者,竟是被稻草垛的主人发现,一通臭骂下而落荒而逃。所谓侠气云云,自然荡然无存。

  在这样的玩闹中间,还有两种兵器属于暗器级别,谁用谁就有被人群起而攻之的风险。

  一种是金樱子。这种比苍耳大个两三倍,浑身硬刺针针见血的果子,这个季节满溪滩旁都结满了。小心采下来,用小石块磨去外边的刺,砸开之后,再淘洗干净里头毛渣渣的籽,将剩下的果肉扔进嘴里吃起来,酸味中有绵绵的甜,味道实在不错。只是吃多了喉咙发痒,大家也不是太敢吃。有小伙伴便采了去,磨去叶柄处的硬刺,在苍耳大战中,直接就往别人脸上甩来。这个被扔中,脸上仿佛被针狠狠刺上。更为关键的是,这金樱子落在泥田里,我们的光脚踩上,痛的感觉几近被黄蓉的软猬甲扎上,嗷嗷大叫中,使用的人就被我们一顿痛揍。

  还有一种是鬼针草。霜降之后,也是成熟时节,十几根长针,完整地长成一个小圈,一簇杂草之中,往往有完整的数个。在路上遇见,小心地摘下,届时整团扔出,所有的针就长脚一般,全部粘在了对方的毛衣上。这玩意并不扎人,但取下来非常费事。大战结束,清理痕迹的时候。那被扎上的小伙伴听着家人穿野而来的呼叫回家的声音,这边却怎么也清理不干净衣服上的针针脚脚。恼羞之下,往往就是一番争执。

  好在电视剧也有播完的时候,英雄梦也有消停的时候,霜降过去不久,冬天就来了,万物肃杀,这样的争斗也就过去了。

Copyright2005 - 2012 Tencent. All Rights Reserved

易发棋牌电脑版